一点闲谈。
没事就喜欢瞎逼逼(。

纸片人的好处就在于你可以在角色原有的基础上把一切你所期望的臆想都强加于他们身上。

他们活在每一个读者的心里,按照每个人所期望的那样存在。
他们没有生命,没有实体,不会反抗也不会做出与粉丝心中的理想自己有出入的事情。

所以说纸片人是真的好。

没有那么多是非。

你觉得他是什么就是什么,你想他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他们无限的接纳并融合粉丝们所强加上来的设定与念想,无时无刻都包容着粉丝。

只要你想,他们便出现在你脑海里,活在你心里。

所以说我喜欢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是我所臆想出来的他们
唉,我喜欢的他们独一无二
也是真的好

【喻黄】喻吐辄止7-8

*黄追喻

07

最后一位同事和喻文州点头道别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他和正在闷声运转的电脑。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喻文州一边敲打键盘一边想着做完这份表格就下班回家吃饭。

猛然感到背后有双熟悉的眼睛正悄悄注视着自己,喻文州转过头去,发现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只有敞开的玻璃门外,在机械的嗡嗡声中被越拉越长的孤寂走廊。

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空虚。

说起来,那家伙也已经安分一个多星期了。

自上次简小的微信询问后,黄少天就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不再有事没事地往喻文州办公室里蹿,也不再偶然出现在某个角落,向对方投去炽热贪恋的目光。

大概是终于放弃了吧,他想,竟然还有一丝丝的不适应。

屏幕上待编辑的黑色...

【喻黄】喻吐辄止6

*黄追喻
*开连载的坏处就是我写腻了……(。

06

公司里出了名的工作狂——喻文州先生,最近的样子有点反常。

具体表现在他工作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不少,连平常乐意加的班也推脱不加了。

有经验的年长一点的老前辈知道这件事后,乐呵呵地抿了口茶,说正常,小伙子年轻有为又长得俊朗,怕是谈女朋友喽。

站在旁边的徐景熙被噎了一下,心想不能吧,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钻石喻老五难道也有开窍的一天?

当事人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暗叹那些八卦他的人根本就不懂被家里逼去相亲的苦。

每天除了抓紧时间把工作赶完以外,还得去饭店茶馆咖啡厅等地方应付各类相亲对象。

喻文州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单身狗的艰辛,同时也对那些被催婚...

吹喻吹黄吹喻黄

好了各位,我要吹我cp了

和姑娘聊天,说:

战术的保证应该就是足够理智足够冷静再加上脑子转得快,四位应该都具备,但是老喻是唯一一个一路失败也不曾放弃的人。

他不会把太多的时间耗费在失落沮丧上,但是其他人可能会,毕竟他如冰川一般纹丝不动。

虽然最后大家都振作起来了,但喻应该是最早的那个,然后姑娘和我说,其他人的先天条件注定不会经历这么多失败。

是这样,所以喻的人格魅力才显得那么大,他的角色塑造是最接近我们常人的——一个并不完美,带有缺陷,甚至也没什么天赋的人。

但他努力

他的成就激励了其他人。

然后是天天:

其实我觉得写少天的难点大概是在怎么把这个角色塑造的活灵活现,他的元气,...

【喻黄】喻吐辄止3-5

*黄追喻

03

公司的一期项目完毕,众人出来吃饭庆祝。请客的是上面Boss,喻文州不好推辞,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跟着大伙一起奔赴酒店。

最近几天熬夜赶工做表格,再加上黄少天时不时的见缝插针,弄得他应付起来有点累。本来今天的饭局他是不准备去的,可奈何boss突然亲自出马邀请大家,不好拒绝。

于是一向在饭局应酬上如鱼得水的他,今晚却表现得稍微有些被动。

黄少天和他相识多年,都太过于了解彼此。只是一瞬间的目光交接,他便读懂了喻文州眼底的那一抹疲倦。

他现在需要休息。

黄少天举起酒杯,和前来给喻文州敬酒的人碰了下杯。

“?”突然横在面前的一只手让敬酒人和喻文州同时楞了一下。

黄少天看着...

【喻黄】喻吐辄止1-2

*黄追喻
*依旧he

01

“对,就那家,好像还换了老板来着,但是味道真的一级赞啊,大力推荐!”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黄少天和站在里面的人都相视愣了一下。

他悄悄往后挪动几步,在保证好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后又快速收回视线扭头继续和同事说话。

“哎好,听你的,有空我就带上老婆儿子一起去……啊,这不是喻文州吗,怎么跑这边来了,找黄少?”

“没有,只是过来送点资料,”喻文州礼貌的点点头,转移开话题,“下班了?”

“嗯,难得不加班,正想出去吃顿好的慰问一下自己。”

有外人在,两人也不太好把关系闹得太僵。见同事还有继续和他攀谈下去的意思,黄少天抬起手,想打个招呼缓解一下气氛。

“诶,喻、于……于峰...

【喻黄】猫的祝福

*一点随笔,一方死亡,慎

*HE,不虐不虐,死都不虐

*依旧的老年喻黄

 

一抹橘黄色的身影灵活的窜上茶几,擦着几个易碎器皿飞奔而过。

来不及伸手去接,柱状的陶瓷花瓶在桌上危险的晃了几圈,最后“咔嚓”一声摔在了地上。

“看看,看看你干的好事,”黄少天杵着根深色木质拐杖气愤的戳了戳地,“就不能消停点吗。”语毕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长叹一口气缓缓勾下身子去清理碎片。

“你说我死了以后你该咋办,这么闹腾有谁要你。”

罪魁祸首——那只橘猫,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似的,一路小跑过来轻轻舔了舔那只粗糙泛黄早已布满皱纹的手。

人一旦上了年纪,干什么都力不从心。这才蹲下来没多久,腰腿就开...

【喻黄喻】差不多

01

学校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要求学生必须提前一天返校。

黄少天不想浪费假期的大好时光,便一直拖到晚上九点钟才慢悠悠地拉着行李箱晃进校园。

大概是为了应和学生们的心情,白天还阳光明媚的天空晚上就下起了暴雨。

雨水像是从瓢里泼出来的一样,浇得人有伞都迈不动步子。

黄少天打着伞,懵逼地立在磅礴大雨中。学校生活区的植被全是矮小的灌木,没有大树。这附近也没什么可以避雨的设施,只有地上的水在哗啦啦地淌,几乎漫过了鞋沿。

靠靠靠,今天我就不应该穿布鞋出来的。黄少天看着因被水浸湿而变成深色的鞋,郁闷的甩了甩腿。正当他苦恼于明天该去哪儿借一双多余的鞋来穿时,一位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的男生弓着背走了过来...

【喻黄】给少天的一封信

*喻文州视角注意

生贺

致少天:

自我认识你的那一刻起,你便是只锋芒毕露的小狮子。你强大,高傲,仿佛世间的万千光芒都因你而生,又因你而落。

我是个没什么天赋手速很慢的人,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怎么弥补自己的缺陷。我自知手速提升的空间不大,便转向主攻节奏和战术。

在那段日子里,我的生活除了电脑荣耀,就只剩笔记本和笔。庆幸那时你像一只矫健的豹子,突然闯入我的世界,把我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全部打乱。

棋盘上的棋子散落了一地,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停。我错愕的抬起头,看见你以一副极为高傲的姿态俯视着我,说:“吊车尾的。”

从此便结下梁子。

那些琐碎的生活细节在漫长的时光打磨中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喻黄】喻吹是怎样练成的9-10(end)

@这个人粮太多撑死了 的生贺

09

学校给的假期没有多长,大部分人都觉得还没休息几天就又得回来上课了。

唉,新的学期,新的忙碌。喻文州带着一丝小无奈,重新踏进了校园。

班长需要负责的事情总是细碎而繁杂,黄少天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对方在不停地往办公室跑。

无论是为了应付教育局下来的检查,还是配合省政府建设所需要做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工作,只要是能和学生扯上关系的,喻文州都要管。自己从班主任那了解完安排后,又要回来再转告一遍班上的同学。

有次事情一股脑的全部砸下来,忙得喻文州不可开交。

事情又多又杂,混在一起自然有调整不过来的时候。

班主任管的较严,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开始批评起喻文...

©伽蓝 / Powered by LOFTER